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的兑付危机扩大发酵。9月21日,逾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人包围证监会抗议,今年4月起,泛亚一款名为“日金宝”的理财产品资金链断裂,导致20多个省份的22万投资人的430亿元资金难以赎回。不过泛亚非期交所,不属证监会监管范畴。此前,投资人到昆明市公安局报案时被告知“上面不让查”。泛亚背景有多深?

泛亚,号称全国第一、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其日金宝这款让全国数十万投资人惨赔家产的理财产品,官网宣称年化收益高达13.68%,每日计息,当天入账,随时提领。如今,别说利息,本金都没了。

泛亚日金宝的收益确实诱人,但当时,与其说投资人是被高利息所吸引,不如说是被云南当局以及央视广邀名人站台等庞大宣传“无风险”所蛊惑。换言之,这次不同于以往非法吸金的理财产品,泛亚日金宝不但没有不合法,而且还非常合法,甚至可说是挂着“国家保证”。

综合媒体目前批露官方等的资料发现,2010年泛亚经核准设立时,获得了云南省委、省府,昆明市委、市府,包括“一行三局”(人行昆明支行、银监局、证监局、保监局)在内的金融监管部门等的批文,或者是行业指导文件。所以泛亚是由政府批准、监管的专业有色金属现货交易所。

2011年泛亚在昆明开盘时,官方媒体对泛亚的成立进行了大量报导,不仅云南当地官媒、新华网云南频道,尤其是央视找来多位名人站台,宣传“泛亚干了一件应该国家要干且重要的稀有金属交易平台建设的事情”。

2014年4月,泛亚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国家统计局2013年3d之家分析预测11月与泛亚签订国家大数据战略合作协议,将泛亚数据作为监测稀有金属产业及IT、高科技产业发展趋势的重要参考。如此看来,官方是肯定泛亚模式的“利国利民”。

泛亚在云南抢得有色金属现货交易等业务的头香,其时空背景,正当是2008年时任云南省省长的秦光荣,加快云南金融要素市场平台建设。在2012年一篇以此做为秦光荣的政绩的新闻报导中,还特别提到了泛亚在昆明曾设立过产权交易中心、黑色金属交易所等。2008年至2013年,云南各类金融资产商品交易所纷纷破土而出、业务呈井喷。

泛亚在云南成立的时空背景,算是独得秦光荣“一路厚爱”。而泛亚人脉背景也很可观。

泛亚停发本息后,媒体起底泛亚董事长单九良,发现他2004年曾在上海成立“考尔煤炭”,也是资金链断裂,之后来到昆明故伎重施,只是交易标从煤炭变成了稀有金属。

不过单九良并没有因此败走上海,相反还以泛亚重返上海吸金。据投资人表示,上海是日金宝的重灾区,单九良通过银行在上海及周边地区虹吸了超过百亿民间巨资。迄今,网上都可以搜索到单九良考尔煤炭吸金骗局,上海金融监管单位与警方是如何让其“二度通关”。此外,据香港意马国际公司2015中期报告披露,单九良、张子诺(即单九良之妻、泛亚副总裁)于2014年起分别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

本文地址:http://www.palegant.com/chuidiao/yuxianlun/201912/1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