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小团圆》10日到南京,评论家认为——  “性”的描写不出格   此前,《小团圆》繁体版在台湾出版,港台媒体似乎怕它不畅销,狠劲挑出其中所谓的“性”的奇异,作为宣传噱头。那么即将在内地上市的简体版究竟有无删节?用出版方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宣传策划人岳卫华的话说:“我们非常尊重张爱玲的文字和作品。”而看过《小团圆》繁体版的读者认为,“‘性’描写倒还不算出格。”作家虹影认为,不如《色,戒》好。据最新消息,《小团圆》内地简体版于10日在全国统一上市,16日将在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举行首发仪式,到时张爱玲文学遗产执行人宋以朗先生、张爱玲研究学者陈子善教授将会出席。  1万册《小团圆》10日到宁   昨日,记者从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了解到,首印不低于10万册的《小团圆》内地简体版已经印刷完毕,今天开始向全国各大书店发货,10日全国统一销售。出版社宣传策划岳卫华告诉记者,简体版比繁体版的封面有很大的差别,素静许多。白色的大面积铺底,中间是一方鲜红色凤凰牡丹图案的邮票,上方是张爱玲的亲笔签名。这方邮票不知是要寄往何处,也不知何时能够到达它的目的地。而在《小团圆》封腰上引印着张爱玲的一句话:“这是一个热情的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看着封面上的这些元素,就已吊足了读者的胃口。  江苏省新华发行集团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了征订,为充分满足我省“张迷”的需求,此次共征订了1万多册《小团圆》图书,南京最大的新街口新华书店将分到3000册,该店营销部负责人介绍说,到时会在殿堂里设置专柜,悬挂宣传海报,与全国同步销售。而为了满足众多读者第一时间买到此书的急切愿望,即日起,读者可前往新街口新华书店和湖南路图书电子音像发行中心总服务台进行预定。  “性”的描写倒还不算出格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评论家陈亮评价说:“《小团圆》在情节上,有点近乎意识流,是感觉、想法一迸发,便立马写出来,她那对时间情感的转化,几乎让我们这些读者应接不暇。”他认为,书中所谓的“爆料”确有不少,可“性”的描写,倒还不算出格,张爱玲那种隐晦的、用打比方的做法写出来性,并不污秽。而且那些诸如“张爱玲的母亲和姑姑在欧洲共享一个男人”、“胡兰成和苏青有性关系”之类的爆料,放到书中,也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反倒是浮在“性”之上的“情”,让读者更为震动。  陈亮认为,张爱玲写《小团圆》是在第二任丈夫赖雅去世后,此时她并无牵挂。对于大半生情感来一次总清算,只是这种清算,并不是山呼海啸的,它是非常微妙的,因为过去在张爱玲看来是算计多过爱的。对于胡兰成,书中的劭之雍,张爱玲还是有爱的,到后来也还有。他们坐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手臂太瘦了,连忙辩白说,以前不是这样瘦的——因为爱一个人而注意起自己的身形容貌,这几乎出于本能,不掺假的。而张爱玲又真正懂得他的为人:“他对女人太博爱,又较富幻想,一来就把人理想化了,所以到处留情”,所以终究有了幻灭。  虹影认为不如《色,戒》好  作家虹影读了《小团圆》后感慨说:“若不是张爱玲的东西,本来不会读的。”对她来说,这本书有时间就读,没有时间不读也罢。可终究她还是读了,并且拿《小团圆》与《朗读者》做了一番比较,她认为,《朗读者》让人心疼、感动,想哭。可是读张爱玲的小说,只有冷漠、令人摇头,替她叫屈。可能这次离所写人事太近,虹影认为,反不如她之前的小说好,也不如《色,戒》好。  虹影还举例说,写到两人亲热时,比喻句太多,如:“忽然有什么东西在座下鞭打她。她无法相信──狮子老虎掸苍蝇的尾巴,包着绒布的警棍。”“他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像鱼摆尾一样在她里面荡漾了一下。”“他的头发拂在她的大腿上,毛毵毵的不知道什么野兽的头,兽在幽暗的岩洞里的一线黄泉就饮。”“她是洞口倒挂着的蝙蝠,深山中藏匿的遗民,被侵犯了……”虹影说,一比喻就觉得生分,不自然。而且人物出现太多,想法太多,“如果是传记无可厚非,如果说是小说,就不完美。”对于书中男女情爱关系,虹影觉得让人悲哀。她倒是觉得结尾那一两页不错,“还算绕回了开篇大考之事。她总在担心焦虑,连做梦都如此,可见她活得有多累。真是个苦人儿!”   本报记者 蔡震

本文地址:http://www.palegant.com/hongcha/hongmeicha/201912/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