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雷纳的左大腿上缠着绷带,维纳斯的左膝上也是裹得层层叠叠,“今天我们俩都不在100%的状态,现在,我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在跟我作对。”小威在赛后说。两个伤病缠身的威廉姆斯就这样在多哈完成了各自在2009赛季的最后一战,但她们已经是来到多哈的W TA排名前八位选手中最幸运的两个人。   开赛第一天,小威就在比赛中右脚踝旧伤发作,忍痛打完比赛;第二天的白组小组赛第一场,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萨芬娜因为背伤难忍,流泪宣布退赛,同时也将年终第一拱手让给小威;同一天,沃兹尼亚奇与阿扎伦卡的比赛,丹麦人三度接受现场治疗;随后沃兹尼亚奇与兹沃纳列娃的较量,俄罗斯人突流鼻血一度无法止住,被吓坏的兹沃纳列娃现场痛哭失声;而沃兹尼亚奇也在比赛中大腿受伤痛苦不堪;杀至半决赛,面对小威的沃兹尼亚奇终于无法坚持,因腹部伤痛难忍中途宣布退赛……多哈的W TA年终总决赛就这样成了一幕幕血泪表演。  赛季冗长导致伤病不断已经是困扰WTA多年的问题,它让辛吉斯、克里斯特尔斯等许多天才球员早早退役,它让莎拉波娃、伊万诺维奇迟迟找不回最佳状态。为此,W TA在今年已经做出改变,将球员的强制参赛数量从13站减为10站。可惜并不能改变现状,因为积分机制还是一样,更多的比赛往往等同于更高的排名,所以即使给人感觉参赛并不频繁的威氏姐妹,今年也打了16站比赛,而丹麦铁姐妹沃兹尼亚奇则是代表性人物:她今年总共参加了25站、多达90场的比赛,这也让她的年终世界排名冲上了第四,仅次于小威、萨芬娜与库兹涅佐娃。  “我们希望球员至少打13站强制比赛,但她们自己要求降至10场,我们同意了球员的要求。”W TA执行官阿拉斯特在年终总决赛期间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知道如果我们没有健康的球员,我们就不能提供给观众最好水平的比赛。”  但是在现行的W TA积分系统下(比如球员世界排名由过去52周内17项成绩最好的赛事积分总和决定、大满贯和强制参加的一级赛必须计入这17项比赛、前一年所参加赛事如果今年缺席或者成绩不佳将被倒扣积分等等),球员们只能通过参加更多的比赛来提升或者巩固自己的排名,这是球员内心期望与现实选择之间的矛盾,随着W TA的比赛强度越来越大,这一系统不改变,W TA年终总决赛也只能年复一年在血泪中苦涩收场。

本文地址:http://www.palegant.com/jiyi/aipai/201912/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