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记者在辽宁省辽阳市了解到,作为辽阳市第一个进行车改的县区,弓长岭区区委书记和区长从2008年4月开始,就已经开始享受一年8万的车补待遇。区委宣传部的负责人表示,车改之后确实比以前省钱了。(7月23日新华网)   喧嚣的公车改革历经多年,色厉内荏、反复无常,无果而终者有之,重走回头路者有之,苟延残喘者有之。人或以“货币补贴”为最佳出路,但补贴额度的畸高却又在反噬车改的初衷和意义。辽阳市宏伟区党政一把手每年补贴7.6万元的车改方案,一度被坊间舆论戏谑为“史上最牛车改”,而看看宏伟区的“兄弟县区”弓长岭区的车改方案,恐怕我们只能慨叹:车改,没有最牛,只有更牛。  有网友算了一笔账,一年8万元的车补额度,相当于弓长岭区党政一把手的座驾,平均每天在高速公路上奔波5个小时。这么算下来,二位领导可能是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忙碌的领导,你们真是太辛苦了!  显然,畸高的车补待遇已经令车改沦为一桩笑柄、一场丑闻。何以如此?说到底,这就是“内部人控制”之下的车改的必然宿命。目前公车货币化改革的最大的制度性缺失,正在于把改革的权力拱手送给一群既得利益者,让他们自己制定游戏规则,自己解释游戏规则,如此这般,车补不高到天上去才是咄咄怪事。  如此车改,只能导向末路,抑或更深的乱局。事实足以警醒我们,“赎买”并非车改的康庄大道,在目前的制度环境下,“赎买”只是将特权换一种面目而已,甚至官员藉此可将特权洗白,构成合法性、长期性的“利益自肥”。  其实,车改的本质本就不是“赎买”而是“削权”。只有后者,而不是前者,才能真正将车改导向一条乐观之路。  如果车改的制度初衷是基于 “削权”,那么,就应该以法令的形式,明确公车的编制以及不同层级领导的待遇,专注于“人”的节制,而非在“车”上苦苦做文章。事实上,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只有副部级以上官员才有资格配备专车,只有党委编制的单位才可以有公车,但现实却是,不仅处级干部甚至连科级干部都配备专车,从此意义上讲,所谓的“削权”,毋宁说是规训并重新校正权力对于公车的僭越之心。  即使“赎买”可以作为一种车改的方式,那也不能让既得利益者主导改革,理应把公车改革放到公共视野中来,关于车补额度必须举行听证会,服从大众的考量和监督,让普通纳税人有发言权和表决权,而非权力部门自说自话。这也是一种“削权”,以权利制衡权力,避免大权在握者,身怀利器,私欲四起。  古人讲,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我们也可以说,民权惟危,公心惟微。公车改革之所以步履维艰、备受挫折,根本而言,正在于膨胀而不受制约的公权驱逐了民权。因此,公权“削权”的反面,即是民权“赋权”和“加权”。  张若渔

本文地址:http://www.palegant.com/jiyi/shaonian/201912/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