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谷季柔报导)随着北京奥运会接近尾声,很多访民挣脱警察监视去申请游行示威,但是公安局拒绝让他们提出申请。

根据规定,中国公民要想到三个指定的示威区游行,必须到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提出申请。记者于21日走访公安治安总队,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想提出申请。第一步并不顺利。

记者:“为什么不能在这儿采访呢?”公安:“这是办公场所。”

记者:“今天来了多少位申请游行?”公安:“这不清楚。”

记者:“听说有好几十位?”公安:“不清楚。”

记者:“前一阵有77个案子?”公安:“这事怎么问我呢?”

虽然被公安轰了出来,但充分感觉到许多民众渴望表达意见的权利。

倪有良:“我来申请示威游行。政府假借名义,说是给老百姓提高生活水平,改善生活条件,把我的私房强拆了。我现在弄得无家可归。”

奥运期间很多访民受到监督不准行动。但是,在奥运即将结束之际3d之家分析预测,部分访民得到机会摆脱监控,前往治安总队申请示威。强迫拆迁受害者倪有良说:

倪有良:“我们好多被强拆户都让派出所给看起来了,不让你出来。”

记者:“奥运以后还是第一次出来?”倪有良:“对。我们有好多想来,今天被警察看着,来不了。”

北京市公安局日前宣布,从8月1日以来接到77件示威申请,而其中74 件经过有关主管机关或单位与申请人的协商,解决了具体问题。访民张建芝说,听说很多问题得到解决的消息之后,特别从吉林赶到北京申请示威。

张建芝:“前两天不是发布说好多问题已经解决了吗?我想,那还是有希望的。所以我们抱着很大的期望来了,希望来解决问题。”

张建芝和韩劲松描述他们的就在一个多月前房屋被强拆,身体受伤害的情形。

张建芝和韩劲松:“我妻子现在颅内出血,眼睛被打得失明。还有我姐夫被打得双眼眶内壁骨折,永久无法恢复。”

根据北京奥组委安保部部长刘绍武的说明,在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活动,申请人必须提前5天亲自提出书面申请,主管公安机关应依法在申请举行日期的二日前,将决定书面通知相关人员。21日下午,在绵绵细雨中,很多人抱着一线希望到治安总队提出申请。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扑了一场空。”

访民:“他们没有给我们申请表。不给这个我们就无法有效地行使我们的权利。”

记者:“所以他们还是没有给你们申请的机会,连申请表都不给?”访民:“对,对,对。”

记者:“今天在这儿这么多人我还没有听说谁拿到申请表的。”访民:“没有,都没有。”

虽然一天尝试申请的人很多,但有些人则被推到了其他单位。

本文地址:http://www.palegant.com/kejizhengce/difangjingxuan/201912/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