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之名,文艺复兴   这个世道,百度总是知道每座城市的风貌八卦,谷歌地图更是细到恨不得上房揭瓦,eBay让你屁颠颠地满世界血拼,淘宝的打折诱惑正在如日中天……你签收着欧洲递过来的宝贝,跟朋友侃着大洋洲的袋鼠非洲的雨林……旅游?购物节?——世界都平得清晰可见唾手可得,给个迈腿的理由先。  若是,还有另外一个世道另一种风情呢?  那些零星出现在电影、音乐、书籍里的小城故事,深藏于互联网世道之前的鲜活场景与人群表情,以及曾经、正在或即将引人注目的凹凸美女笔挺绅士舆论领袖……我们活在当下,不见得就丧失了策马穿越时空,去遭遇心动或心悸的能力。  环球八城记  8座城池,迎来年复一年的各类购物节之外,更藏着让你或好奇或沉迷或惊愕的另类面孔。   柏林  墙这种艺术  AROUND BERLIN WALL  大部分时间,这座城市上空阴云密布。被称为wessi的联邦德国人和被称为ossi的民主德国人,匆匆起床,穿梭于街头。他们穿相似的衣服,同样关心降水概率和失业概率。只有最富经验的老人,才能从最细微的步态手势辨出他们的不同。阳光一往无前的时候,波兹坦广场上林立的餐馆和精品店,瞬间被泼上一重明亮。但5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废墟。  1934年,德国女导演莱妮·瑞芬斯坦尔的长镜头,就在阴霾和阳光之间缓缓摇过。希腊神像因而复活,铁饼和标枪在肌腱催发之下划破长天,光芒万丈。不久之后莱妮出访美国,宣传这部以柏林奥运会为题材的纪录片。人们对她怒吼:“莱妮,滚回家去!”  这部受希特勒之命拍摄的《奥林匹亚》和另一部纳粹宣传片《意志的胜利》,一并成为莱妮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有人说,不敢把莱妮拍的片子从头至尾看完,因为,“怕看完就变成了真正的纳粹”。与极权统治扭结在一起的艺术,焕发出壁垒森严、气势磅礴的美,气场过于强大。莱妮从此沉寂,直至以90岁高龄出山,学习深水摄影。她一如既往地惊世骇俗,也倔强地言明:“我只是个艺术家,跟政治无关。”  一如莱妮,柏林从来就不温良恭俭让。这城市非此即彼,爱走极端。飘荡在空中的市旗,黑白红三色鼎立,鲜明得随时要爆裂开。在铁血残骸之间,艺术伤花怒放,抚慰或震荡着空中地下的亡魂。  1987年,青年导演文德斯也把镜头对准了柏林的天空。天使在1972年的钟楼上俯瞰,东柏林和西柏林之间有一道墙,墙的一面是花花绿绿的涂鸦,另一面刷成惨白。人们并不认识天使,只有孩子和老人能看见他们。天使最终爱上了马戏团的姑娘,决心下凡——这就是《柏林苍穹下》,天上人间终成眷属,可东西柏林仍然没有团圆。  为了翻越柏林墙,人们藏身汽车发动机箱,挖掘地道,自制飞行器⋯⋯黑色幽默里许多生命在一声闷响之后就挂在了柏林墙的铁丝网上。两年之后,柏林墙倒下,人们光明正大、如潮如水地涌过柏林墙,和亲人又哭又笑地拥抱。  一个时代结束了,但有些人并未醒来。于是有了《再见列宁》——儿子阿历克斯为了让身患重病的共产党员母亲不受精神刺激,不惜在97平方米的家中,用假新闻、照片、摆设,营造出一个虚无的“民主德国”。阿历克斯没有料到,母亲克里斯蒂娜在天空中看到列宁的巨大雕像被吊车缓缓吊起——她微笑了。  文德斯同样没有料到,《柏林苍穹下》充满内省和诗意的故事,会在日后被好莱坞包装成浪漫凄美的爱情童话,再度摆上货架——看过《天使之城》的人微笑了。柏林墙也没有料到,它的尸骨会被装在精美的丝绒盒子里,作为珍贵的纪念品向世界各地的游客兜售——仿制柏林墙残骸的小贩们微笑了。  柏林太过沧桑。它亦从不呻吟。这城市的精神内核每天都在摧毁和重建之中。一夜之间,柏林墙布满涂鸦;一夜之间,涂鸦化为乌有;穷困的艺术瞬间降临街头又顷刻间撤退,空留如雾如电如梦幻泡影的印象;顶级的歌剧院、音乐厅在空旷之地奏响壮美的乐声。  当一切探索都在不确定之中轮回时,可以相信的,似乎只有飘荡在静默街道之间20岁的罗拉姑娘张力十足的红发。正如德国最著名的重金属乐队Scorpions在Wind Change所唱:“带我去那神奇一刻。在一个光辉的夜晚,孩子可以自由地梦想。”那是一种属于原初生命的,打碎时空、置换新天的激情,一面墙,以及墙的艺术,酝酿出了整个柏林城的古往今来。  TIPS  1.每年圣诞节前的最后7个周末都举办购物节。  2.购物中心PK  KaDeWe:非常著名,适合购物狂烧包(Tauentzien Strasse 21);Wertheim bei Hertie:柏林人的最爱,性价比高(Kurfurstendamm 231);Dussmann:CD、书、影视⋯⋯文化人必去(Friedrichstrae 90);Potsdamer Platz Arkaden:美国风格(Alte Potsdamer Strasse);Buttenheim Levi's St:眼花缭乱的老式Levi's服饰(Neue Schonhauser Strasse 15); Galeries Lafayette:法国气质,漂亮,够梦幻(Friedrichstrasse 76);Flohmarkt am Tiergar:盛产纪念品,贵,饱眼福(Strasse des 17 juni);Colours Kleidermarkt:过时货,适合怀旧(Bergmannstrasse 102)  3、去克鲁伊茨贝格的Landwehr运河沿岸的土耳其市场置办一顿丰盛野餐,沿运河向西便可以来到景色更加优美的Fraenkelufer。  4、著名的跳蚤市场在Strasse des17街和火车(Tiergarten)站,东部的一家在博物馆岛附近,周末开放,民主德国纪念章不赖但柏林墙碎片多是伪造。  最闲适的城区浏览:搭乘100路或200路公交,从亚历山大广场到动物园,基本游遍全城,车开得相当慢,双层巴士当观光游览车使了。(编辑/丁杰静 文/郭凌鹤) 1234567下一页

本文地址:http://www.palegant.com/peixun/cehui/201912/782.html